早上才刚和堂姐,老妈跟我姐爬过山,才刚回到家原本想好好的睡一下,结果另一头的老爸打来了给我,要我回到家过后立刻赶到pandan jaya去。以他的口气听来不是什么轻松的事,所以一回到家后我就拖着疲惫的身躯赶着去了。

和老爸会面后,原来,某住客欠下我老爸两个月的租金,可是老爸到现在不但还收不到到租金,就连他人也联络不到。据老爸从那里的邻居打听回来的消息说几个月前,他因赌球而欠下了整四十万的债务,从三间手机店的大老板变到现在一无所有。再后来就再也没有人看见他的踪影了。我跟老爸上楼去看看(店屋,楼下是店,楼上是屋子那种),好在墙壁还是完好,没有被扑上红漆,可是门是深锁的,而且还装了电子锁。(妈的,带麻烦给我们)屋内不断发出恶臭,让人不不能靠近太久。这让我跟老爸不断联想到他会否因生意失败而自杀。

anze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